盾冬|桃包|九辫|良堂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九辫】与书

*九郎视角给张老师的一封情书小信。

*bgm


-

小张老师:


        这是我陪您走过的第六个年头,匆匆如昨日,漫漫如半生。


        你选定我的那天我特高兴,走路都发飘。那天回家吃饭,我爸跟我说,遇到啥美事了,打进门起就没看见你嘴角掉下来过。我特傻,越掩饰越做作,竟然真的摸了摸我的嘴,看它是不是翘着的。我不知道,遇到你之后,我的眼睛和嘴角好像都不再听我的话。我爸很少在饭桌上说话,那天我看着他的眼睛,傻...

【九辫】心痒

我疯球了《学哑语》里的小张老师太可爱啦T T


1.


杨九郎家里来了个小青年儿,面皮白软,眼睛清亮。


眼角稍微掉下去,人中微微收着,显着嘴像在埋怨人。一身大褂拖到脚,袖子盖住手背。不好动,立在那儿第一眼分不出是娇气多一点,还是乖巧多一点。


叔父说,人是打戏园子里赎回来的,见着可怜。正好九郎缺个陪读的,行好事也方便自己了。


杨九郎一听戏园子里来的,想怪不得长这么好看,走近了说,“给爷唱个小曲儿听听。”


那人不说话,嘴巴一撅,满脸稚气,奶凶奶凶的。


叔父给杨九郎后脑勺一巴掌,“说啥呢,小辫儿不会说话。”


“合着你找个哑巴跟我陪读哇?”


“那咋...

【盾冬】防线后 四

*二战au 豆芽泡发了!


5.


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


绿房子里涌进来训练完毕的士兵。相比初来乍到时候的青涩,一个个已经习惯了军队中的作息,进屋不再是嗷嗷叫或者抱怨,只抓紧时间从床板底下抽出盆子结着伴准备去浴室。


他们脱的只剩一条裤子,胸脯和手臂黝黑,中间是背心形状,那里还保留着他们在故乡时的肤色。汗滴从鬓角淌下来,一屋子水汽蒸发的压迫体感和泥土味儿。


克里斯随手扒开詹姆斯的外套,习惯握枪的手力道有些蛮横,“热不热啊!”


巴基并不习惯皮肤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暴露,一把又将领子抓回来,捂在脖子前。


瞬时一瞥里克里斯暗了暗眼神,不怀好意地笑,“就属你白,还...

【Evanstan】新房客 21-23

摄影师和小作家的故事就告一段落啦 还醒着吗?


21.


Chris在Sebastian之前起了床,离开被子的时候捏着被角,塞回他埋得很低的下巴后。


Sebastian睡得很沉,头发蓬乱挤进枕头里,稍微皱着眉头。Chris伸手至他的眉心,俯身吻下去。


Sebastian醒来时被窝里暖烘烘,是昨天夜里俩个人的体温。惺忪睁开眼,卸了力气似的缓缓坐起来,良久,像一只自律的猫,乖巧地穿上袜子和拖鞋。懒得穿裤子,随手从衣柜里扯出一件Chris的衬衫披上系好,趿拉着步子走出门。


倚在厨房的门框上,奶奶地喊一声,“早啊,Chris。”


Chris淡淡地回了他一句“...

【Evanstan】新房客 20

在2018最后一天给大胡子打个直球 嘻嘻 


20.


镇上有家小酒馆,为了带Sebastian去,Chris借来一辆破皮卡,在黄昏时分驶向了他们的限定院子。


太阳被地平线割破了一半,流出蛋黄和石榴红的大片光线,天空之上是完整的蘸了酱的云层,地球上的所有事物都变成了剪影。集装箱似的屋顶,农场整齐的藩篱,和池塘边醉酒的芦苇,构成一大幅用色鲜明的油画。画中间坐着的小小背影,让看画的人想要拥入怀中。


旧皮卡的喇叭声音撕裂,像年迈的人喊老伴回家。“嘀——”Sebastian回头。


剪影从画面变成电影。发丝飘动,肩膀转过来面向他,纸页从他怀里四散着飞出来。Chris...


聊会天吧

© 一襟袍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