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Stop Talking About Us (五)

ooc我的,前文请戳tag。



Sebastian独自将床单扯下来,抱成一团光脚塞进洗衣机里。空气好像还滞留着里某种咸涩气味,令他皱起眉头,这感觉类似于派对过后,望着一地狼藉的颓丧感受。

他想起大学快毕业时的那场联谊晚会。结束时他和朋友们一起去某家附近的酒吧继续喝酒。

那天他喝的烂醉,酒酣情浓时朋友问他,“Seb啊,你明明长得不赖,这四年怎么就没有交上女朋友呢?多可惜!”

Sebastian昏昏沉沉,撅起了嘴。那时候他的脸比现在还要多肉,嘴上做什么动作,都像把一块潮软的面团按下小坑。

James勾过Sebastian的肩膀说,“Sebbie早就解释过这个问题了。我看你是存心嫉妒Sebbie在这四年里拿的奖学金。”

Sebastian闻言懊丧的拿手捂住了脸,“该死的,我的论文还没有写。”

Chance眉毛一挑,“你看,高兴的日子非要扯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们Sebbie多努力,我只是说,大学里没有恋爱的经历简直是人生一大遗憾!作为朋友,我实在不愿意看到Seb日后后悔的样子,或者嗔怪咱们一个个把他像个傻子似的抛在一边。”

Sebastian抬了抬迷离的眼睛。

“对不起,宝贝儿,我不是说你是傻子。”

“Sebbie适合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我猜是棕色头发,乖巧一点的。”

“Sebastian已经够乖啦,难不成两个人一块写论文么?就要金发碧眼,胸大屁股翘,强势泼辣,能把Sebbie按在床上那种。”

Sebastian本就酡成一摊的脸又红了几分。

朋友们一致认为再把Sebastian圈在他们的羽翼里就是不厚道,把他往酒吧中间推,而后各自玩闹去了。

剩了Sebastian一个人在极速变换的各色光线里站不稳,觉得自己也跟着光柱一并上升旋转。

他往相对安静的地带走,扶着墙爬上某段楼梯,快要站稳的时候被某个物体结实的冲撞了一下,张大眼睛往后倒去。

接着手被拽住,一股比他身体大的多的力量将他带回了地面。他被甩到一边,听见一声咒骂 ,“喝成这样还敢自己爬楼梯,不要命了?”

Sebastian的脑子经过这样上下大幅度的摆动过后出现了片刻清醒。

他看清了眼前的人。蓝眼,胸大,瞪视着自己,气势汹汹。

Sebastian感到身体发热。他不动了,后背靠在墙上,肩胛骨往前收着,眼里又是迷离又是热切。委屈和欲望一并涌现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自下而上的望着眼前人。

他看见面前的人眼神闪躲了一下,随后声音也变得不再凶狠,只是还有那种自我任性的少年气息,“别乱跑了,你朋友叫什么?我给你送过去。”

Sebastian垂下眼皮,“我一个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好像潜意识里还明白,这样说过后他就能和他多呆一会。安全久了的小动物总是把所有人都想的那么好,不知道危险究竟何在。因为害怕而招狼同行。

他委屈,为刚才朋友说的话。他想自己为什么要那么乖,所有人都在放荡,过的都不比他差,为什么他要那么安静,最后只能看着想要的一个一个从生命里擦肩而去呢?

眼前的人抿起嘴,嘴角往后下方撇过去,皱起的眼睛里有某种恨铁不成钢。

他低下一边肩膀,抬起Sebastian一条软绵绵的胳膊搭在自己脖颈上,准备把他扶到房间里。

Sebastian却转个身,将另一只手臂同样绕到了脑后,头懒洋洋往后仰,鼓着脸,半阖着眼皮将下巴凑上去。

那男生脸红了,呼出的气息也开始不稳,他好像浑身酥软了一阵,身上人在他身上一趔趄,抬起眸子疑惑的看向他后,又强行直起身子,支撑住两个人。

他的手搭在他的腰上,窄细一条线,斜斜向胯骨出凹进去,可触碰到时却是软软的。

“呜。”

Sebastian哼出了声音,无意识地。他只是对眼下的情况不满。他其实不太有这样场合的经验。他只是一个劲的靠近,把鼻子放在那人的脖颈里蹭。

“吻我吧,求你了。”他听见自己这样哼哼。

现在Sebastian回想起自己那个时候的样子,还是会觉得羞愤难当。因为他那样笨拙、那样直接、那么的自作多情。就像昨天晚上他搂住Chris的肩膀,义无反顾的吻上他的嘴唇一样。

他当时是如何想的呢?

觉得太久了,久到他自己都不年轻了,可有些令他兴奋悸动的东西就停留在那里,不随时间的流逝而前进,反而越走越远,直至销声匿迹。

他又是这样,不甘于自己的被动安静,觉得机会要把握。时至今日,他把握住的还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机会,除了带给他尴尬失落以外别无他用。

Chris就这么走了,留下一句“我们最好不要再见面”。

可能他这样的性格,并不适合迎接那样激动人心的浪漫爱情。

他胡乱抓一把头发,踱到卫生间储物的小柜子里拿新的洗衣液。

那里堆放着一排样式一样的未开封的沐浴露,中间夹着几张纸,被硬塑料封套保护着。Sebastian将他拿出来,封面用正规的黑色印刷体写着大学毕业论文的字样。

“Oh,god.”

他扬起脖颈。那句话是这样说的,尴尬的时刻总是会伴随你一生。

他决定将这份莫名其妙的东西随卧室里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一并扔进垃圾桶,从他的生命中彻底抛开,送往一个他看不见的地方销毁。

他决定以后再也不要做这样令他回想起来这样尴尬羞愧的事了。

但生活是不会允许生命里有可以彻底销毁的东西出现的。他不是程序,是千层网,千千结。你剪断了一根,会搭上来另一根。

手机在裤子口袋里闷声震动,他掏出来,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ChrisEvans。














评论 ( 15 )
热度 ( 163 )

© 一襟袍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