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杯/Frostcup】冰霜与星火

分级G,OOC,进展贼快,极度傻白。小屁孩谈恋爱。不知道这年头还有没有人陪我吃这个,嘤。

01

无牙仔喷的火和冰霜侠甩的冰谁更厉害?

02

要看你们在哪里相遇。
如果是博克岛,那无牙仔的胜算大一点。那些龙
会喷出漫天火光,照的黑夜如同白昼。有时候甚至比白昼更吸引人。它们比光温暖,比长空绚烂,像是热的星斗。


但他们相遇在冰天雪地里。
没有生灵,热的气息,没有绵延起伏的山丘。只有一世界的冰雪,平整如同镜面。尖刺状的冰棱从张牙舞爪地从镜面上伸出来。
Hiccup的哈气是这里唯一流动的水。他抱着肩膀走在冰棱之中,好奇的望着自己的影子穿梭在无数的柱形镜面里。
黑色的巨龙歪着脑袋,冰柱里的龙也歪了歪。黑色的巨龙吐了吐舌头,数十只影子跟着吐了吐舌头。
“无牙仔,”Hiccup说,“我们迷路了,也许你可以飞到高处看一下地形,或者喷一团火先让我暖一暖身子……”
无牙仔对着冰簇里向他挑衅的夜煞愤怒的喷出一团紫色火球,尾巴震甩着,像小狗追着自己尾巴一样在坍塌的冰簇里转圈。
Hiccup扶额,“我怎么能指望你这个四脚爬行动物。”
巨龙闻言定在那,收起屁股坐下,头耷拉下来,可怜巴巴的抬起眼皮看着比他小了无数号的人。
Hiccup无奈,走到近前,想抬手摸它额头。还没走近,被龙翅膀一把围进怀里。一颗雪球在翅膀上碎开,化成小冰晶闪烁着落下来。
龙的瞳孔瞬间眯成缝,伴着怒吼将脖子往前下方伸过去。
Hiccup怕龙的行动过于敏捷粗暴,一边叫着“nonono,无牙仔”一边跳上作弯折状的翅膀,胳膊抱在骨头上,奋力露出脑袋和眼睛以看清对面的人。
“我很抱歉,”他说,“我们只是路过,迷路了,无意冒犯。”
Jack的手杖四下里绕一圈,“我刚搭好的城堡被你的宠物毁成这样,你跟我讲无意冒犯?”
“城堡?”
手杖在冰面上一敲,伴着冰霜缠绕,升起一方冰簇。冰簇中间赫然置着一把剔透的国王椅。Jack跳上去,蹲在冰做的丝绒坐垫上,单手拖着下巴好整以暇。
Hiccup的眼里闪出惊艳的光。
“你可以操纵冰!”他跳下来,绕过龙巨大的身躯,跑向少年面前,直到可以仰脸看见他。
Jack俯视着,他们的脸距离很近,一张在上,一张在下,一张伶俐不羁,一张天真惊喜。
Jack意有所指的看着他说,“你跑这么近干嘛,它可是十分怕我伤害你呢。”
“它挂个风都怕把我吹跑。”
巨龙在不远处委屈的嗷呜一声。
“你不怕我?”Jack更凑近一点说。
棕发少年一乐,“你才多大,我怕你干什么。”
Jack看着那人的绿色眼睛,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嘴角。

03

雪花有六瓣,轻盈剔透,打着转瓢下来,落到一个圆圆软软的黑色鼻子上。小黑龙的眼珠对到一起,耳朵往两边抖动一下。
另一瓣落到了一张温热手心。
“你是说,暴风雪、霜花、和冰河,都是你用这根棍子敲出来的?”
Jack仰头一笑,“不,除了手杖还有这个。”
指尖在空中一点,如同点在玻璃上,停顿片刻便绕出一方冰霜花纹,再如星火一样碎掉。
“不可思议。”Hiccup说。

“你认识圣诞老人?”
“内心是一个大眼睛的套娃。”
“还有复活节兔!”
“一只没有袋子的袋鼠!”
“还有牙仙,听说她们是十分漂亮的小精灵。”
国王椅变成了双人沙发,一个人蹲着,一个人坐着,腿悬在半空里。龙在底下旋转升起的冰柱旁扑向尾巴拖着长长冰线的蝴蝶。
“是,不过,”Jack把目光从Hiccup崇拜的眼神中分离开,带着一粒雪沙那么大的醋劲儿说,“她们爱我爱的无法自拔。”
Hiccup攥拳头砸了Jack的胸一下。他觉得这动作可以表示亲密,表示Jack既然愿意和他开这样的玩笑,那他也愿意和他成为朋友。
然而Jack捂着胸口,暗自在心里冒出一朵小雪花。

04

Jack插着口袋来圣诞老人的基地里转悠转悠,又去复活节兔的岛上蹦哒蹦哒。
“他特别可爱。”
“有多可爱?”
Jack半空里拼了一个小小的心。兔子蹙起鼻子做嫌弃状。
“有这--么可爱。”小冰心砰的一声炸开,亮晶晶灌满了整个屋子。
“他在我孤身一人的时候,及时的出现,为我黯淡的生活带来光亮。”
“你可得了吧,”兔子说,“你只是嫌夏天没有事情搞。”

当Jack一脸骄傲的给圣诞老人描述完Hiccup的样子后,白胡子老头噗嗤一笑。
“他是维京族的下任族长。”
“那又怎么样?”
“那身边那条宠物龙是夜煞,龙中之王,你还不一定打的过他。”
Jack气鼓鼓。
“冰火相克,你真会挑人。”
“小杯子不会克我的。”
“他喜欢你吗?”
Jack犹豫一下,“应该还没。”
“他的龙喜欢你吗?”
Jack打个哆嗦,“未来也许会。”
圣诞老人拍拍Jack的肩膀,“没什么好说的,先祝你圣诞快乐吧。”

05

无牙仔在冰上炸出个窟窿,Hiccup从里捕了几条鱼。又想着这里是Jack的地盘,不知道这些鱼算不算他的私人财产,没敢轻举妄动。他自己留了一条,捏起来,放在无牙仔嘴边。无牙仔打个嗝,鱼就熟了。
Jack回来愣了一下,没见过冰川里生过火。
Hiccup靠在他的龙肚子上,正提着鱼尾巴往嘴里送。无牙仔将最后一条鱼挑上半空,吧唧合上嘴咬住。见主人回来,一人一龙四只眼睛一齐呆呆的看向他,眨巴眨巴。
Jack走近了,叉腰。
Hiccup抱歉一笑,递上烤鱼,“烤鱼吃不吃?”
无牙仔扑棱一下耳朵,吧唧吐出来半条鱼。
Jack扶额,从后背掏出一块水果蛋糕。

夜里Hiccup趴在无牙仔怀里睡觉。
Jack悄咪咪凑近了,看见他放松的高高的眉毛,睡得正沉。面上一乐,想伸手戳。
黑龙呼噜呼噜醒过来,瞪着眼睛朝他咬牙,翅膀紧紧护着怀里人,口腔里有蓝紫色的光芒隐现。
Jack咽咽唾沫,收回了想要搞事的手。

Jack对这只大黑龙心有芥蒂,Hiccup就说,“对夜煞来说,无牙仔只是一条幼龙,它其实很可爱。”
无牙仔歪头咧嘴,睁大眼睛乖巧的看着Hiccup。
“他真的没有牙?”Jack挤着眼睛问。
黑龙转头朝他刺出两排尖利牙齿,伴着突然凶狠的眼睛和利器出鞘的摩擦声。
Hiccup摸摸它的头。
“伙计,我们该飞上去看一看了。要么找到路回博克岛,要么继续往前走。我们滞留的时间太长了。”
Jack说,“我带你飞,我能飞到月亮前边。”
Hiccup笑了,“无牙仔也可以。”
Jack灵机一动,咣当往无牙仔面前扔了一鱼。冰的。
无牙仔嗅嗅,疑惑的伸出舌头。
粘上了。
Jack嘴角一翘,拉过Hiccup的手腕,翻身一跃,“让它在下边待会。”

有座位的飞行和悬空的飞行感觉差的太多。Hiccup觉得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腰上的手臂上。
他们停在云层之上,并肩坐在手杖上,俯瞰着地面。一眼望去除了茫茫云海什么也看不清。
“我们还是下去吧。”Hiccup说,见Jack没反应,疑惑的转头,正对上Jack的眼睛。蓝色的,眼底深沉。他不眨眼,给Hiccup一种他在凝视他的感觉。
他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脸。
手杖陡然一斜,Hiccup张牙舞爪地往后仰。
Jack用手扶在他背后,“嘿。小心点。”

04

“Sandy!最近如何?”
睡神的头顶顶了一个金色的问号,并伴随着眉心聚拢上扬,嘴角伸展下撇等一系列表情动作。
顶着白毛的人一把抱住他,“别紧张,就是想请您帮个忙。”
睡神头顶的问号变成了两个。
Jack俯在矮矮胖胖的老人耳朵旁说,“我想让你帮我织一个梦境。”

05

Hiccup和无牙仔这些天黏的出奇的紧。Jack想拽他手腕,立马用挠头这样的动作避开。想抬手揉他脑袋,一个弯腰又从胳膊底下钻走了。
还常常和无牙仔偷偷唠嗑,挤眉弄眼。
Jack也没辙,就看那棕毛小子整日价有话不说的样子,做着夸张的表情,磕磕巴巴应和着他。
但那双绿眼睛在别过脸时,偷偷转过来瞄他的次数也骤然增多,连带着那条小黑龙都奇怪起来。
Jack偷笑着在冰上嘚瑟着转一圈,拿手杖敲了敲冰面。

冰霜侠......落了水的话,需要烤火吗?
这问题不重要,总之Jack为了捞漏进水里的Hiccup浑身湿透了。
夜里Hiccup照例窝在无牙仔的翅膀里,但今天没有睡,露俩眼珠子看坐在不远处的Jack。他头发上还滴着水,但面前火已经灭了。
“Jack。”他喊。撩起一小角翅膀,向他勾勾手腕。
Jack试探着,小心躺进来。
Hiccup手掌心抚了抚无牙仔的肚子,那黑色鳞甲里就亮起了火光。
“我不会制造冰霜,只有这个。是热的,如果你感受的到。”
Jack笑着搂住他。
“嘿……”Hiccup的声音听起来又推拒又可爱。
“有时候制造冰霜的人也是需要一点温暖的。”Jack欢快的说。

06

有一件事你要知道,无牙仔的火,大概是不会和冰霜侠的冰刀剑相向了。

梦里他们停在云层之上。视线下方是冰雪之城,无边海域,云雾里未踏足的岛屿。
“我去过很多地方,”Hiccup说,眼里有坚定和向往,“今后还会去更多的。”
“你都去过哪?”
“不好说,如果这里有笔的话,我可以给你画下来。那些线路就像这些星星的轨迹,杂乱却美丽。”
“你可以。”
“什么?”
“可以画出来。把手给我。”
Jack攥住他的手,食指相叠。
指尖移动,蓝色的光线伴着寒气慢慢出现,冰霜像莨苕叶片缓缓舒展,连缀成一大片交错线路。
荧光带着白霜,照的两个人脸上如梦似幻。
他回头,看见了白天见到的那张年轻好看的脸。他喉咙发痒,试图用用力吞咽唾沫的方式解决,但还是抑制不住嗓子越来越紧,心脏跳的越来越快。比他第一次上斗兽场,第一次见无牙仔,第一次旅行遇险跳动的都剧烈。
他才十六岁,不应当用这种方式考验他。

上帝啊,他吻了他。




评论 ( 13 )
热度 ( 91 )

© 一襟袍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