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新房客 10-13

摄影师桃x小作家包

Sebastian友情赞助某无家可归的Chris一张沙发床的故事


[0-5] [6-9]


10.


Chris睁开眼,入目是Sebastian家天花板上的小吊灯。将醒未醒,脑袋里感到隐隐的沉痛,但他没有像以往醒来时那样眉头紧锁,对白日和阳光做出第一个嫌恶的表情。他缓冲了一会,在日上三竿后的几分钟里任思绪自己站好队。而后轻轻把头歪向手臂,露出一个笑容。


情绪的沉沦只要一瞬间,升腾消散也是;像是洗衣机的开关键。你被掷进方寸的盒子里,只消一秒,即刻同所有的污迹一块天旋地转。也只要一秒,噪声戛止,水流平静。在怀里发现Sebastian的那一瞬间就是这样,所有的混沌都终止了。


说来也奇怪,Sebastian好像有这样的魔力,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躺在怀里,被拥抱着,Chris就感到了很长时间以来不曾感到的抚慰。


是这样吗?也许他做了,但没有让Chris知道。他有点傻,喜欢隐藏热情。


那时候Chris并不了解Sebastian,甚至无法从眼神里判断出他的意思。他总是闪烁,躲避,像在隐瞒什么。可当为数不多的需要对视的时刻,他的眼里又晶亮的不成样子,干净而坦白,像是要把一整颗心都掏给他,又不自知这样的眼神是超线了的。


到底超过了哪条线Chris也说不清。总之他感到了威胁——沉沦了许久的悲伤被动摇也算是一种威胁。一切外物和自我都做不到的事情,却被一双眼睛轻松撼动,这不是令人心安的征兆。


世界上有这样不设防的人吗,还是他在暗示什么?Chris不知道,那时候他并不了解Sebastian。


Chris发觉有轻柔的呼吸袭在手臂上。

感到这一点之后,那呼吸就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使他痒。他甚至静静地数,几秒之后那气息会再次吹过来。

这痒使他越发受不了。他选择抬起Sebastian的头,小心把胳膊撤出来,用枕头代替。自己则曲了那条手臂垫在耳朵下。

Sebastian没有醒,Chris也没有动。他还在细细观察着Sebastian的脸,而熟睡的Sebastian绝对不会对他这番凝视做出任何的反应。不会用他那双清澈的眼睛使他迷惑,不会害羞着逃避他的目光。Chris的目光在那张脸上逡巡,肆无忌惮地,一心一意思考着那个围绕着这张脸展开的迷惑着他的问题。


沙发床对两个体型高大的男人来说有些狭窄。Chris把手从他脸下撤出来,便觉得他不安全,像是要掉下去。他睡的太安静,意识不到危险。他不同他保留任何的防备,睁开眼睛的时候是,闭上双眼的时候也是。冥想里Chris认定这是一种撩拨。于是Chris把手放在了一个既可以躲避他的气息,又能护住他的地方。一弯陷下去的腰际。


怀里的人有了动静,Chris在他睁开眼之前闭上了眼睛。他显然是醒了,从他变了节奏的呼吸声中可以感受到,但他又不动。

许久,Chris觉得自己快要装不下去的时候,一双柔软的手掌覆在了额头上。Sebastian轻手轻脚爬起来,像猫一样,脚趾点在地板上。

Chris臂弯里一空,接着那条小毯子仿佛大了许多似的,盖到了他肩头。



11.


“Chris,你在ins上写的生日是真的吗?”

Sebastian突然问。

Chris狐疑的看向他:“怎么突然问这个。”

Sebastian看着Chris,忽闪两下眼睛,语气里带着天真:“我们的生日是同一天。13号,对吗?”

Chris点点头,又看见Sebastian眼里闪着光。Sebastian的快乐有时很莫名其妙,这一点也像猫。即使没有软垫和罐头,只需要向他伸出手,他就会把头凑过来磨蹭,并乐在其中。这种轻松的得到依恋的感觉有点令Chris上瘾。

“嗯。”Chris看着他说,心里却被他的傻气烦扰。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收拾屋子的时候Sebastian嘴里一直哼着调子。Chris听不清,看他用力的表情和夸张的吐气,大约是某种摇滚。

他有时写东西会插着耳机。

他穿起最旧的运动衫,那条裤脚踩破了洞的长长的裤子,掉色泛白的蓝T恤。T恤失去了棉布的弹性,布料在往下掉,跟着主人的动作轻飘飘的抖动。弯腰时,那衣服就像要掉下悬崖的人在环抱着他的脖颈。直起身来,薄薄的贴在胸膛上,露出修长脖颈和几分胸前的领地。

Chris多日以来,第一次有拍照的欲望,对着一件旧衣服。

比这样的欲望更甚的是,他想和那衣服交换一下命运。


Sebastian爱他的屋子爱的不得了。Chris可以想象他一个人在家时有多自由适意。他会穿的松松垮垮埋在他的大沙发里,踮着脚不顾姿态的去够书柜上层的书。Chris确信他的出现对Sebastian来说是一种近乎冒犯的打扰。

他霸占了他的沙发,在他在书柜面前转身时用胸膛挡住他。可他不生气。他哼摇滚的时候表情凶狠,对Anthony使用拳头,可他对自己柔软的像是纵溺。这难道也不是有意为之吗?


他接过Sebastian的手机。裁裁剪剪,随手修一修,那些风格迥异的家具在照片里就显得和谐又极具个人风格。

他们并肩坐在沙发上,开始无意义的闲聊。

“如果我以前的照片都能这样好看,我的粉丝可能就不会掉的那么快了。”

“你想要粉丝?”

Sebastian有些羞涩的一笑:“也没有,但是……总是会在意一些。有人追随的感觉总是好的,我觉得你会理解这个。”

对于他们两个的职业,有时确实需要追随和认同,和一点无伤大雅的虚荣。Sebastian当然渴望关注,那会让他派遣孤独。

“一个人写字是件异常寂寞的事。”他轻轻说。

Chris抓住机会:“我来告诉你怎么办。”

他没有说一句“借你手机用一下”,只是从他的手心里夺了过来,手掌擦过手背的相触让这个动作蒙上一层冒犯的意味。但Sebastian没有生气,他惊诧的看向Chris的脸,那前面摆上了他自己的手机镜头,然后是快门的声音。


他不仅抢了他的手机,还强制拍了照。


“Chris。”他唤他的声音终于带了愠怒。但Chris没理他,反而低低的笑了。


没有人比Chris更能体会照片里人物的眼神。他望向他的眼神里,透过那天生的容易惊慌的诧异,剩下的是明显的求助和依赖。


不折不扣的傻小子。


12.


Sebastian以前没觉得他自己长的好看。

尤其是黑眼圈,他每次和朋友去酒吧都要花上很长时间去把它们遮住。和女孩子们谈笑时,总有那妆容花掉,黑眼圈颓废黯淡地露出来的错觉。于是他故意卖弄起眼神,把嘴角翘的高高的,以使自己眼里有神采,不至于让人发现他昨晚写稿子写到了凌晨。

他不知道当他垂下睫毛,眼里多情,嘴角似笑非笑时那些女孩子有多受用。他以为她们只是看在他朋友的面子上对他投来风情的眼光。


“你把我拍的真好看。”

Sebastian说,在看见Chris无声的笑时又惊慌起来:“我是说你拍的好看。”

Chris回他:“你好看。”

Sebastian喜欢他的称赞,因为他赞美他时看向他的眼。这样不多言的人,一丁点的感情流露都会让人受宠若惊。

Sebastian像是习惯,又像是真开心地笑起来,小声说:“如果能把黑眼圈p掉就好了。”

这话被Chris听见了。换来的是他又皱起的眉毛,还有一只不温柔的指腹,垫在了眼尾上。

“它会令看见这张照片的陌生人兴奋。”

他低垂的眼神好像他自己就是那个陌生人。


之后Sebastian谈起生日。六月离现在还早。有些过于早了,Sebastian甚至不确定到时候Chris还在不在自己的家里。

把Chris和Anthony留在家的那个下午他去逛了摄影器材店。

Anthony和他谈起过Chris的情况。他停在玻璃橱窗前呆呆地望了许久,在脑子里想一些不合常理但和他自己理的事情,包里放着新打来的稿费。

他想如果是他自己怎么办。

如果他有一天坚持不下去了,把所有的书本扔掉,软件删掉,发誓再也不要碰写作一根汗毛。他希望到时候有人能给他个拥抱,告诉他他很好,然后给他一支笔。


傻小子觉得自己是个天才。他回到家,发现Chris不在,把那个几乎花了他所有稿费的大家伙藏进衣柜里。欢快的想找个什么理由送给他。

“问他的生日。”他咬着嘴唇在备忘录里写下这一条。

——也许他做了,但没有让Chris知道。他有点傻,喜欢隐藏热情。


而后他在缺少Chris的屋子里闲逛,迎接到了他们之间第一个拥抱。带着Chris的体重和酒气。


那个时候他一心想着如何帮助这个牵动他心脏的陌生人走出困境,不遗余力。而抱着他的人想的却是他是否在引诱他。


殊途同归。归往何处,迟钝的人和多疑的人都还不知道。但他们确实在朝那个方向走。


13.


共处一室的人难免遇到敝体的问题。这问题谁也不会说出来,比如在见面的第一天,约法三章时跟未来的室友说,“我讨厌看见不熟的人的肉体,请你注意,在公共的地方注意穿好衣服”。

幸好Chris不是暴露狂,即使他没有和他交代,也没有见他光着上身在客厅里晃悠过。他们俩在对待这个问题时都有点羞涩,礼貌的过分,故心照不宣的遵循着这一准则。而越是不宣,那心照就越来越敏感,碰不得表现不得。

谁也不了解谁,不知道对方的底线在哪。一个小小的试探都像是越线,因它所涉及的话题而显得隐秘而刺激。

重击使人疼,而不可预料的点触使人心痒,就是这么回事。

比如他白天里抢过他手机时温热的碰触,还有他有意无意的带着性暗示的话语。

Sebastian心里没有杂念,欲望,还谈不上,只是有些痒。


和Chris相比,Sebastian在热情方面要进步的多。他不说,却在心里擅自完全的接纳了Chris,把他列进了“熟人”的范畴。

他不表现,但他会胡思乱想。

“他不介意肌肤的碰触,也不介意关于身体的笑话。”

花洒的水流为他飘忽的思绪提供了完美的场所,不管那有多难以启齿或者天马行空,它都能给冲走。

而后它停下,Sebastian使它停下。他占用浴室的时间过于久。光是想想他们俩都在这一间小屋子里洗澡、擦身、胡思乱想,Sebastian就有点发热。

空间上的同步,难免让人想到时间上也能。

他得离开了,蒸汽令人恍惚。


可他发现挂钩上没有他的衣服。他为了避免尴尬,他总会提前很久把干净衣服挂在那里的。但那上面只有两条毛巾。他想也许自己白天脑子短路把它们连带Chris的浴巾一并扔进了脏衣篓。

他没有围浴巾的习惯,Chris有一条,但被他挂在阳台上晾着。

“我们应当很熟了,”他想,“起码我们已经是社交软件的艾特之交。他应当不会介意。”

他走到门边,转动把手。氤氲水汽从门缝里跑出去。它们令Sebastian刚擦完不久的身子又变得湿蒙蒙。


“Chris?”


他站在浴室门内喊,露出一颗小脑袋。因为害羞,把身子压下来,探头的样子像只做错事的小狗。


Chris没有应。于是他不得不更大声,却没有更有力地喊:“Chris!”


Chris这才有反应,他从电影情节中被唤醒似的,极无辜的向浴室的方向投去疑问的目光。


“我忘带衣服了,你能帮我去衣柜里拿一下吗?随便哪一件,干净就成。”


Chris今天有点迟钝,像是听不懂Sebastian的话似的,在脑子里翻译一番,才松着眼皮漫不经心的点头,起身朝Sebastian的房间走去。


Sebastian目送他进了房间,心虚的把目光放回了自己身上。他看到自己赤条的身体,不很强壮,但纤长,手臂和小腿上也有肌肉。

他更加心虚的望了望浴室门上那一小块磨砂的玻璃,然后往后退了退。


他想Chris会挑哪件衣服给他,脑子里显现出Chris打开他衣柜的画面,蝴蝶骨一带的衣服被绷起来,往后张。然后他猛地抬起眼。


“Sebastian,你是傻子吗?”他骂了自己一句,飞快地跑了出去,踏踏踏的声音湿答答的在起居室里响。他抓起沙发上的毯子,裹在肩膀上。双臂绕一绕,将毯子抱在身前,遮住一大半身子,往房间里疾走。


“等一下,Chris,请等一下。”


Chris站在柜子前,正拿下一件旧T恤。显然他看出来它主人有多钟爱它,领子都穿的松松垮垮。像他白天打扫卫生时穿的那件一样。


Chris在盯着那领口看,听见Sebastian跑进来,抬起眼睛。他看见Sebastian头上还滴着水,滴到他今晚要盖的毯子里去。而那小子浑然不在意,脸红扑扑的,惊慌地看着他。


他这一身装束太怪异,让Chris不由自主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


“Sebastian?”他的表情像是Sebastian做了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


Sebastian张口了,纤长的唇角分开,露出一小部分口腔和乖巧垫在其间的舌头。然后舌头卷起来:“Chris,我……”因为急促,一时并没有想出要说什么。所以他在那里说,Chris,我……


“你怎样?”失语中Chris把脖颈低下来,往前迈了一步,逼到了Sebastian的身前。他喉结上下动了一下,眼里复杂,像在期待。


这么多天以来,Sebastian头一次感觉到Chris是很危险的。但他没来得及反应,他的心里被另一件事情占据。他害怕Chris发现他藏在柜子里的相机,害怕他们之间会遇到难以化解的尴尬,更害怕Chris产生逆反心理、又沉浸回他自己的世界里连他也拒绝。


他没有藏住这些害怕,可能因为跑的太快,心跳一加速,眼神还要更炽烈一点。他全身只有一块毯子,露着小腿,他在浴室里,对那上面的肌肉线条有点满意的小腿。


“不用了,”他说,“我自己来就好。”然后跻身把柜门合上,拿过Chris手里的衣服。这才反应过来Chris一直盯着他的身上看。


“我晚上给你找一块新的毯子……”他像做错了事。因为Chris的眼神里有点责备,或者失落。他看不出来,总是不是之前那样危险却积极的。是月亮从海潮中落下去。他又躲开了他的视线,眼珠转到下面去,因为不想望见他失望。


Chris没有生气。他跟Sebastian说了一句“不用”,不用把毯子换掉,转身出了房门。




评论 ( 26 )
热度 ( 247 )

© 一襟袍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