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防线后 (二)

*二战au


3.


新兵的训练很苦。


虽然每个人都懂得,参军不是上学,靠小聪明和投机取巧就能蒙混过关。可身体第一次承受这么严重的负荷,还是会令人极度疲倦和厌烦。


每个人的头顶都在冒热气,汗水成珠,小河一样淌下来。颧骨鼻尖耳根,升起一团团深粉色的斑块。眼里没有神采,脚步机械挪动,人在此刻像个会自我驯养的动物。


史蒂夫看起来就像生病了一样。别人的脸只是一部分红,他整个头连着脖颈,像颗没吸收好养分的紫薯。路过的汉森很放肆地嘲笑了他一把,让他成了痛苦的训练里一道娱乐项目。


他没有还嘴,因为确实没有多余的力气。他全身的里力量都压在胸口偏上的地方,倔强地堵住不断上涌的咳嗽的欲望。


在他艰难地抬手勾住头顶的网格时,他感受到了有第二个人停在了他身旁。他以为是另一个坚持不下去的混球要拿他作安慰。“我再偷懒也比这小子做得好”,用头盔也能想出来他们的小心思。


头盔的绑带系到最紧也晃晃荡荡,在爬网伊始就歪了,应他的想法似的,那除了硌头没有一点用的东西终于纵身掉了下去。


久久没听见笑声和讥讽,他按捺不住疑惑,偏过头去。烈日在头顶照射,照得他一头浅金的头发透了光,贴近额头的发丝被汗水沾湿,聚成细绺,往两边悬着。碎发搭成了窝,底下是眉骨,和一双仔细看去会发现它们其实很漂亮的眼睛。


回头的动作令汗水流进眼里 ,刺痛让史蒂夫不得不闭上一只眼睛,看清旁边人的动作变得很困难。


接着史蒂夫听到一声笑。不是嘲笑和讽刺,很明亮,带着一点温吞的甜蜜。那一刻他想的是,原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声音。


詹姆斯伸过来的手吓了史蒂夫一跳。


他的样子够落魄和滑稽了,而他还在制造更丢脸的表情。和他比起来,詹姆斯的面部表情和举手投足都显得那样潇洒大方,连脸颊因为过度运动而泛起的红晕都变得自然好看起来似的。史蒂夫的脸更热了,因为詹姆斯的笑和眼神让他觉得,詹姆斯看了他很久。起码不是在他回头的时候才和他对视的。


为什么?他也在看我的笑话吗?还是他好奇像我这样孱弱的身体能坚持到哪里?


詹姆斯揉他的眼,力气粗重,但史蒂夫感受到他在收着力道。不管是不是错觉,这想法还是令史蒂夫瞬间轻松了很多,像饿急了的人咬到了一口香面包。


这动作在小山高的绳网间持续不到两秒钟,要不是眼睛上的火辣痛感,谁也不会知道詹姆斯碰了他。绳网每时每刻都在疯狂上爬的手脚下剧烈晃动,竭力要把渺小的人从它身上甩下去。


詹姆斯有这样的能力:他可能对如何解决问题并不在行,可他能让你在心理上得到安慰和鼓舞,轻而易举地。他让人欲罢不能。


“对不起,我让它们更红了。会疼吗?”


你瞧,他笑着说对不起,用那双多情的眼睛望着你,关心的语气那么真诚和天真。他对自己的本领了如指掌,显然的,运用得驾轻就熟。


这对鲜有关心的史蒂夫来说太不公平,也难以置信。他久久地盯着詹姆斯的眼睛,企图堪破其中的伪装和计谋。可除了关切和温柔,那里只有被阳光穿透的银灰色,间或闪着草尖一般的绿。


所以他只能任由心里好像被一只手拽住的拧巴的感觉越来越浓。那手不是将他拽向暗巷而后粗暴地扔在地上,而是拉住他,把他从泥淖里往外拽。


“史蒂薇,你的眼神像是要把我们詹米咬碎啦。”


这声音把史蒂夫的思绪拉回来。他看到另一双不带恶意的眼睛。史蒂夫的记忆力很好,只这一眼就认出他是谁。


他是第一天入营时,喊着要给詹姆斯床位的年轻人。詹姆斯叫他“克里斯汀”。他有比史蒂夫的头发深一点的发色,小麦熟透了的金。还有一双即使在太阳底下依旧蓝得化不开的眼睛。


“加油啊,别让人发现了你们在说悄悄话。中士说了不许互相帮助。”


他们的样子确实怎么看怎么像詹姆斯热心肠,停下来帮助弱小。蓝眼睛语气友好,仅仅是因为詹姆斯肯和自己待在一起而已。出言也是在担心自己拖詹姆斯的后腿。


“詹姆没有帮我。”史蒂夫盯着蓝眼睛说。詹姆斯勾了下嘴角。没想到自己在短短几分钟里多了两个外号,其中一个还这么奇怪。


蓝眼睛张大了嘴,“哇哦,看啊,你的小狮子要咬我。”


詹姆斯轰他,“快走吧,克里斯。再不走小狮子发威了,我可不一定站在你那边。”


克里斯做了个极度夸张的伤心的表情。转身往上爬之前,视线在詹姆斯挂着笑的脸上,和史蒂夫的浅色发旋与上抵的眼珠上来回看了一圈,递给他俩一个信任亲切的笑。


他走之后,詹姆斯看着史蒂夫说,“他就这样,喜欢给人起外号,你不要介意,”他的目光向下,落在史蒂夫眼睛里,声音低了几个分贝,“不过他起的外号都很准。”


史蒂夫嘴角竟然不动声色地往上翘了一下。


“詹米?”他往上斜了詹姆斯一眼,眼里含着笑。


詹姆斯微微怔了怔,抬手拨他脑后的头发,“臭小子!”叫詹姆斯哥哥不肯叫,打趣他倒是很积极!


史蒂夫的心情像阳光冲破了云层,一时间觉得身上都轻了。眼前的绳网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他们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他不能拖后腿。


胳膊往上一够,手指勾上绳结,脚上发力一蹬。他的靴子比脚大了一号,便习惯把脚往里蹬。这一脚直接踩到对面去,重心偏移,整个身子往后倒。


一瞬间视角飞速转换,黄沙尘土在天,烈日树梢在地。呼吸不顺畅和难为情让史蒂夫的脸再次爆红。


詹姆斯不知道该心疼还是该笑,腾出一只手递给他。而他不想接,倔强地倒挂着,心里想的全是克里斯那一句“中士不让互相帮助”,和他语气里的同情、他和詹姆斯默契的眼神交流。


“中士不让互相帮助。”史蒂夫闷闷说。他的手被划得生疼,本就磨损得脱一层皮的掌心,此刻像伤口上抹了辣椒油,一突一突跳着疼。


“得了吧,”詹姆斯说,“真到了战场上,也不许互相帮助么?”真不想拖后腿,就努力完成训练。后一半句詹姆斯没说,只是俯视着倒挂着的人。他不确定,这个脾气很倔,不通世故的小个子是不是他值得这样交心的人。


他也不知道分给他的这许多注意究竟是为了什么,大多时候只是不由自主。


而史蒂夫只是微微皱了眉头,他思考了不到几秒钟,便用力伸出手,握在詹姆斯的掌心里。借着自己和他的力,重新摆好爬行的姿势。



他们到达终点的时候,中士正背手立在那里,微微前倾着头,样子像是望着他们的方向已久了。旁边的士兵在休息,呼吸恢复了平稳,脸上挂着看笑话的表情。


詹姆斯和史蒂夫都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一个俗套的下马威,只不过不好受的是,那个倒霉蛋儿将会是自己。


史蒂夫还好,他的体格跑完全程就值得表扬了。他现在满头大汗,表情痛苦,肩膀大起大伏得喘着气。可还坚持挺着他瘦弱的脊背,目光直视进中士的眼里。


詹姆斯弯腰扶着膝盖喘匀了气息,不紧不慢立正。只听中士的声音意料之中地响起来。


“巴恩斯,晚饭留下绕场五圈。罗杰斯,你不用跑,陪他饿着。熄灯前跑不完明天照旧。”


太阳在训练营光秃秃的草甸山落下去一半,另一半散射着刺眼又暗沉的红光。


宿舍的方向正背夕阳,詹姆斯的手搭在史蒂夫的肩上,一步一步脱力往营帐走。强光把他们的脸照得发红,发丝上有尘埃漂浮,紧靠的肩膀和脑袋打下浓重的阴影。


詹姆斯觉得自己快要散架了,此刻也顾不上史蒂夫的力气小,卸了全身的力气往他身上压。好在自己是为了他才受罪,压迫他一下也没有多大的心里负担。


“你这混蛋,快点给我长大一点。以后要罚跑,也是两个人跑。”


“是你笨。我可没叫你等我。”史蒂夫说着,紧了紧锢着他腰的手,手指用力到发了白。短靴上边裤腿空荡荡的,颤抖得厉害。


克里斯偷偷给他们拿了玉米饼。半夜在床上嚼了以后,一天的疲倦才像潮水铺天盖地奔涌过来。詹姆斯躺在床上,黑暗中又听见有人喊他。


“克里斯?”


“不,是我,史蒂夫。”


“你还饿吗?不过我也没有吃的了。我还很困,有事我们明天再说吧。”他的声音比白天多了几分柔软,像在家里和父母撒娇的小孩儿。


“好。那么,晚安。巴基。”史蒂夫说。


“什么?,”他习惯地笑笑,可黑夜里这笑声缠绵得令人心痒,特意压低的声音像一只在史蒂夫心房上轻轻拂过的手,“你从哪里想来的?”


“布坎南。体检的护士告诉我的。”


“我不知道你和她们认识。”


“要不是她我就不会进这里了。”


“好哇。”


“你同意了?”


“没什么不同意的。晚安啦,史蒂薇。我坚持不住啦。”


他在对面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动静。史蒂夫看不见他诱惑众生的脸,听不到他控制地极好的甜蜜嗓音。只看见夜晚里床铺小小的剪影在微微地起伏,像流浪在外的猫。


比他大一岁,比他强壮,也还是个年轻的孩子。


鼾声起伏里有一种奇异的安静。史蒂夫自己摸了摸被麻绳磨破的手心,那里好像还沾着泥土和麻草渣。詹姆斯握住他的手的力道和温度如在刚刚。


史蒂夫的心脏默默地快速跳动。感激,欣赏,满足,心疼,所有黑暗里奔涌而来的复杂感情都是温暖的。在所有精疲力竭无心思考的昏头大睡的士兵里,只有一个小个子,在疲倦和兴奋里慢慢入了睡。



-----



脑补一下小一号的史蒂薇吧(捧脸




评论 ( 16 )
热度 ( 127 )

© 一襟袍泽 | Powered by LOFTER